小疯子lauren

蓝田知著:

五宝老师8.24直播语录:
“一段感情要从头至尾保持纯粹是很难的,它会受到年龄,时间,现实因素的影响,而人都是自私的,但自私的人未必会快乐,未必不会后悔。我认为爱必定伴随着占有欲。”

“小欧是本作中说真话最多的人,可能因为他本身就是说假话最多的人。”

“所有类型的人物中我最喜欢的是有弱点的人,我喜欢探究他们面对无可逃避的弱点时的心里情感。”

“人和人之间的误解本就是难以避免的,虽然是会导致委屈和难过,但两个人愿意彼此靠近愿意互相了解,这本来就是一种缘分,而别人不愿了解你又能如何呢?”

“最好的朋友往往不是我们身边最漂亮最优秀性格最好的那个人,而是吵过架后仍能原谅她继续做朋友的人。”

“了解自己是最难的,连我自己都不能了解自己的所有,如果有人能了解我的一部分,我就觉得非常幸运了。”

“不要把自己的弱点藏起来当作安全感。”





因为手头没有纸笔也没有录音,全凭回忆,只能保证大致意思是这样的。老师真的是很优秀的人,她的思维方式是我想要学到的!!!!

Vin.:

大声说

-----------------------------------------------------


【补:因为挺多人来问我了…一般情况下我是不授权把图转朋友圈或者QQ空间之类的…但这次比较特殊 *注明了我的lof ID(vin1218)*的话想转就转吧 谢谢喜欢。】

IF THEN ELSE(2)

希望这位大大能被更多的人知道~很喜欢

23鱼片粥:

 


前文 (1)






***                                                     


如果命运为你关上一扇门,它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托比由衷地体会到,这真是一条千年不变的真理。


 


在那个拖着粉色行李箱的天神关上门的五天之后,托比电脑上就跳出了一个醒目的窗口。


 


窗口显示,纽约的小天神卡雅正在请求和他通话。


 


如果他没有记错,由于业务上没有往来,这位小天神已经有68年没有和他进行过任何的交流。那么目前这连续不断请求通话的“嘟嘟”声,只能说明是他的上司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托比战战兢兢地按下通话键。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时间里,卡雅几乎声泪俱下地控诉了棕发天神给她带来的麻烦。托比放下手头上堆积如山的任务,皱起眉头。


 


作为一位专门负责为前往人界的天神伪造身份的小天神,卡雅良好的服务精神在业界可以说是有目共睹的。一个多小时之前,她也是用标准的服务式微笑接待了那位看起来漂亮优雅到不行的天神。


 


她翻动名册,很快选定了Samantha Groves这个名字,理由是听起来还不错。卡雅点点头,认真地将名和姓记录下来,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身份塑造操作。可是棕发天神的目光并没有从名册上移开,她随意地向后翻动几页,将纤长的食指按在Caroline Turing上,对着卡雅抬起眼睛。


 


这也很正常,卡雅心想。为了行动方便,之前也有过天神使用两个身份的先例。一个身份准备和处理起来大概需要两个小时。


 


I can handle it.


 


然后,她看到对方将手指指向了Kelly Dyson。


 


One more. No problem.


 


接下来,Augusta King。


 


Hummm……fine.


 


还有,Robin Farrow。


 


……


 


卡雅相信自己前前后后看到了五十几个不同的姓名。如果她是一个凡人,怕是会在棕发天神合上名册的那一瞬间口吐白沫,昏死过去。


 


托比听到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用不同的身份给自己找点乐子,这完全像是他的上司会做的事。他一边快速处理着意大利的凡人编号,一边在卡雅的抱怨和请求中不得已地接过她二分之一的任务。


 


而卡雅,在成功将自己的抑郁情绪和一部分工作传达给托比后,愉快地结束了通话。


 


托比砸烂了鼠标。


 


 


 


 


 


***


 


 


 


有时候,托比相当羡慕那些血肉之躯的凡人,因为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显露出疲惫。而自己,不老不死,明明精神上已经累得蔫儿吧唧,外表仍然容光焕发,看上去好像还乐意再工作个七天七夜似的。


 


伦敦神使办公室的好友伊恩提着一箱有独特奶油口感的小甜瓜来看望托比时,托比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工作,以一个非常不优雅的“大”字形摊在琥珀沙发上。


 


“Root一切顺利吗?”


 


在处理完棕发上司选中的众多身份之后,托比的脑海中正漂浮着各种各样的名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伊恩口中所说的Root是谁。


 


伊恩歪过脑袋盯住托比,一直盯到他缓过神来为止。


 


“还不错。”托比揉了揉眼睛,坐直身体,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伊恩坐下休息。


 


当下,转化为血肉之躯的伪凡人小姐已经和此次任务对象Harold Finch先生正式见过面了。如果不去考虑第一次见面她就将自己对于人类生命的漠不关心暴露无遗,不去考虑她采取了托比完全不能理解的绑架手段和Harold进行近距离接触,也不去考虑那位被吓得不轻的Harold先生毅然决然地与她划清界限,随后在同伴的帮助下逃离,一切应该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托比和伊恩一起啃着瓜,看着彼此的眼神中都露出了一丝对于伪凡人小姐的深切担忧。


 


没错,伊恩口中的Root,正是那位和托比认识不久却将他折磨得不轻的高个子天神,现在的伪凡人小姐。


 


早在第一次见面之前,托比便对她有所耳闻。即便是在智力普遍高出凡人的众神当中,Root的智慧都要显得极其突出。她是凡人生死管理系统的根权限拥有者,这也正是Root这一名字的来源。神界需要她开发系统的能力,但却也忌惮她利用根权限胡来,因此每次Root操作系统时,托比都会被强制要求在一旁监督。


 


托比有时会怀疑,这是不是Root对自己进行报复的原因。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之间的关系算不上融洽。然而本着维护神与神之间和谐相处,彼此照应的基本原则,托比还是禁不住为那个行事风格无法预测的神感到担忧。


 


从天神离开神界的那一刻起,他们便自动转变为血肉之躯,假设不幸在凡间遇到伤害,所有的疼痛都会是无比真实。当她所拥有的皮囊严重受损或者心脏不再跳动之日,就是她归来之时。


 


因此,保护好这具皮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遥想几百年前,那些失去神力的天神在凡间执事时,由于行为举止怪异,与当地民众格格不入,被当成女巫男巫烧死,自动返回神界之后都是一脸懊恼。


 


他完全不敢想象,他那从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上司,一旦进入到充斥着各种规则的人类社会,将会受到怎样可怕的待遇。


 


想到这里,托比左手拿着瓜,右手颤抖着取过他唯一一台能够与凡间界面相连的平板,点开追踪画面。


 


伊恩舔了舔嘴唇上甜甜的奶油味,也举着瓜靠拢过来。


 


画面逐渐清晰起来。他俩的头部挨在一起,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平板。生怕一眨眼伪凡人小姐就会从画面上消失。


 


托比看到了一条灰暗又狭长的巷子,隔着屏幕他都能感觉出一种腥臭味。


 


他们目光的聚焦点,穿着一件黑色短夹克的伪凡人小姐正迈着她修长的双腿,朝右走入破旧的货房。托比还没来得及看清她手中的物件,她已经三下五除二地将两个亡命之徒电晕在地。随后将货房里藏着的现金装入随身携带的黑色运动背包中,快速走出货房,朝左拐入通向西边的出口,在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同伴的摩托车后座上扬长而去。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看起来简直是一个有着十年犯罪经验之人的专业手笔。


 


托比和伊恩的瓜皮双双掉落在地。


 


这一刻,他完全不敢想象,一旦人类社会中那些依照各种规矩做事的凡人,遇上他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上司,将会受到怎样可怕的待遇。


 


 


 


***


 


 


 


当神力不再,智力本身,就是一件强有力的武器。


 


在观察到自己的上司独自一人毫发无伤地在人类社会生活了三个月之后,托比完全相信,那些神界关于Root智力的传闻,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


 


这却也让他异常困惑。


 


照常理来说,凭借Root的资质,她绝不该和自己一起困在这个弹丸之地上方。她的天资和能力,理应将她引领到一个更高的位置。


 


可根据伊恩的描述,这些年以来,除了开发和维护系统时必要的联系之外,欧洲大陆的最高掌管者完全忽视了Root的存在。


 


换一种说法,她看起来就如同……一个被遗弃的神,孤零零地存在于欧洲大陆的某个角落。


 


这天,托比终于暂时性地处理完了杂七杂八的任务,得到片刻的清闲。他开启了与回到伦敦神使办公室的伊恩的视频通话,试图向他打听关于自己上司的事。


 


伊恩不亏为神界的消息通,在托比完整地问完问题之前就已经憋了一肚子的话。然而他还是暂时控制住自己,一直等到坐在不远处的上司和其他同事们一起出门办事后,才打开话匣子。


 


基于只有少数神知晓,但从未得到确认的一个传闻,早在一百多年之前,那位天神还不叫做Root的时候,她曾长期工作于伊恩现在所在的伦敦神使办公室。当时的她如同现在的托比一般,虽然不至于对人类充满爱意,但至少还是心存关切的,绝对不会从内到外地透露着一股厌恶轻视之意。


 


托比听得入神,都没有注意到身旁平板的屏幕上,自己的上司已经像模像样地穿上职业装,悄悄潜入了一家酒店。很快,一位名为May的女士以昏迷的姿态躺倒在浴缸里,任由她捆住手脚。


 


伊恩还在继续说话。


 


事情的转折,是棕发天神一百多年前的一次错误。仅仅是这一次的错误,就直接导致她被降职,以及被从当时的权力中心——伦敦神使办公室,发配去了偏远的意大利。


 


屏幕上,Root从盥洗室轻快地走出,关上门,理了理自己的外套。她看着外面澄澈的天空,坐入靠背椅中,脸上的神色,像是在等待着某条鱼上钩。


 


到底是怎样严重的错误,才会让一个被寄予厚望的天神沦落到到无神问津的地步?托比根本想不通。


 


她失控了。他听到伊恩在视频的那一端说道。


 


她凭借自己的权力,杀死了一个本应活到终老的凡人。


 


托比顿时觉得浑身发冷。


 


众所周知,神界最忌讳的,便是故意杀死凡人,彻底改变他人生死。凡人理应由他们各自的命运主宰,天神终归只是管理者,需要保持绝对中立,只负责将他们送往来世,而非控制者,凭借一己喜好定人生死。遥想之前被托比送往来世的Nathan Ingram,本质上也是符合死亡条件的,否则程序绝不可能运行。托比只是由于该死的意外,执行了本该由纽约神来执行的任务。


 


而一百多年前的棕发天神,却是在非常清醒,没有任何意外发生的情况下,主动采用特殊手段,将一个自然衰老的凡人强行推入死亡者的行列,严重渎职。伊恩猜测,那个倒霉鬼一定曾在棕发天神下凡期间冒犯过她本“人”。


 


托比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即便是如今情绪极其不稳的伪凡人小姐,在此次执行任务期间,面对所有对她造成威胁或者可能造成威胁的人物,都适时收手,尚未出现致死的情况,最多只是将对方吓得半死而已。但他却也没法有效地反驳伊恩的观点。


 


伊恩还在喋喋不休着说着自己的推测,托比已经点开诸神档案,试图寻找关于Root的信息。可是和他想的一样,这么久远的事情,并不会被记录在电子档案当中。这么一来,若要查找相关信息,便只能去翻阅那些早已铺满灰尘的羊皮纸。


 


考虑到Root当时工作的地点,记录她重要事件的羊皮纸应该还被保管在伦敦神使办公室的书卷藏储室内。伦敦办公室拥有神界最大的书卷藏储室,找寻相关材料的艰巨任务直接落到了伊恩头上。


 


伊恩带着一脸挖掘秘密的兴奋感结束了通话。


 


托比拾起被他丢在一旁的平板,将目光重新聚焦到好久不见的上司身上。


 


而这一刻,Root的目光正聚焦在一个刚见面的矮个子小姐身上。


 


矮个子小姐的脸在室内灯光下棱角分明。她似乎刚到不久,警惕地打量了一圈她们所在的酒店房间,神色暂时放松下来,在室内的暖气中脱掉自己的外套。


 


不知为何,托比觉得这位小姐的身形看起来及其熟悉。同时,他惊讶地看到Root倒吸一口气,她望着对方的眼神明明像是看着猎物,却又像是看着一个意外重逢的故人一般。


 


并不清楚Root目前行为的目的,托比只是单纯地希望,这位接触过他上司的黑发小姐能够毫发无伤地从酒店房间里出去。


 


他的希望并没有维持很久。


 


伊恩再次发来视频通话邀约时,黑发小姐已经被捆绑在一把靠背椅上,浑身肌肉麻痹。她面无表情地望了望天花板,垂下眼睑,用轻蔑的眼神瞥了瞥一脸得意的伪凡人小姐。


 


托比捂住脸,不敢再看下去。他强行关掉了画面。随后,托比接通来自伊恩的视频电话。


 


伊恩看起来很丧气,原本就很长的脸拉得更长了。他晃动着手上的三卷羊皮纸,对着屏幕摇摇头。


 


出乎他们二人的预料,这位在神界传闻不断的天神,居然只有极少的档案记录。伊恩原先已经做好了在一大堆与Root相关的羊皮卷中查找信息的准备,结果却只发现了这么几小卷羊皮纸。灵活敏感如伊恩,在这么稀少的内容面前也挖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透过屏幕,托比仔细阅读起羊皮纸上的花体字。一无所获,他体会到了伊恩的失望。尽管在第三卷上,他们找到了当年那个可怜虫的名字,整件事情却是一笔带过,看不清究竟。伊恩有些嫌弃地看着手中的羊皮纸,恨不得立即把它们扔出去。上面堆满了一百多年的灰,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污渍,假如不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连碰都不会碰它们一下。有在这瞎忙的时间,还不如好好坐下来吃几个瓜。


 


“有字。”在伊恩终于决定要将羊皮纸扔回储藏室的架子上时,托比开口道。


 


他双眉一皱,怀疑他的朋友被繁重的工作折磨得开始犯傻了,“这是天神档案,上面当然有字——”


 


托比抬手打断了他,示意他将第三卷羊皮纸拿得更近一些。


 


那块颜色刺目的污渍下面,有字。


 


托比盯住屏幕,睁大眼睛,终于看清了被遮挡的字体。


 


那是一百多年前写下的,一个属于凡人的名字。


 


Hannah Frey


 


(TBC)


 


 



IF THEN ELSE (1)

最喜欢的太太之一~

23鱼片粥:

大概是一个天神(经病)根和凡人肖的故事


 


 


 


 ***


小天神托比没有想到,在他上岗的第一天,就即将面临失业。


 


在意大利罗马的台伯河畔,坐落着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圣天使堡。而这个年年游客不断的景观上方,有着一间凡人肉眼无法洞察的神使办公室。小天神托比此刻就坐在这件办公室里,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小点,在心里叫苦不迭。


 


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在这间办公室工作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天神小姐,此刻正靠在软绵绵的羽毛椅背上,随意甩动了几下她棕色的长发,悠哉地将二郎腿翘上桌子,全然都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托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将头向左转动100度,希望能从天神小姐的脸上看到一些反应。然而他的这位上司只是眨动一下她看起来无比无辜的眼睛,优雅地抬手,抖落一些桌子上的碎屑,瞬间在罗马上空降落冬日的一场小雪。托比的嘴角抽搐了第二下。


 


 


 


整件事还是要从天神办公室的办公制度说起。


 


作为管理凡人生死的众神们,早在中世纪,还仅仅只是需要用神的羽毛笔,把应死之人的名字一笔一划地写在羊皮纸上,扔进与来世相连的壁炉的熊熊火焰当中,便可以算作完成一桩任务。


 


经过凡人界和神界成百上千年的发展,众神之首决定开启无纸化时代,各国执事的天神们纷纷响应,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许多的“方脑袋”(托比向来都是这么称呼这些冷冰冰的机器),以一种极其现代的方式管理着世间的生死常态。


 


小天神托比不想成为一个被时代淘汰的神,为了不被其他同龄神嘲笑,他在正式上岗前在“方脑袋”上苦练了三天各种代码的使用。而上岗第一天,说到底他要做的很简单,只是将威尼斯西面小镇上的应死之人送上归途。


 


当他噼里啪啦地输入代码时,那位棕发天神小姐啃着从果盘上源源不断冒出的苹果,望着窗外风景,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物质永不匮乏,大概是作为神的福利之一。只是他们与能够分泌多巴胺的凡人不同,即使是美食入喉,大脑也体会不到任何真实的乐趣。


 


托比将目光从棕发小姐身上移回,继续盯着他的屏幕。


 


如果,编号34356符合死亡条件,那么,离开人世,否则,保持原状。


 


这是今天的最后一例。做完之后他上岗第一天的心理负担就可以暂时卸下。托比晃了晃他的脑袋,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


 


窗外暮色来临,世界即将陷入冬日夜晚的沉寂。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30秒之后,他犯了神的职业生涯中第一个错误,当然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假如他就此被革职)。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托比记得他看到了一架小型直升机。它隐藏在夜色里,从云层中一跃而下,朝着柱形悬空透明体驶来。


 


当时,上司小姐已经慢条斯理地吃完第五个苹果,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窗外。属于人类的物体靠近神使办公室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们所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看着对方从偌大的悬空透明体中安然无恙地穿过。


 


月光隐隐浮动在直升机的机身上,也照亮了从舱门中跳出的一个身影。托比注意到,那个小点在空中以对于人类来说非常漂亮的姿态翻转了两圈,随后悬于弧形降落伞之下,控制住速度和方向,沿着一条看似随意的路径朝着这里靠近。


 


凭借着微弱的月色,托比观察到那紧身衣下凹凸有致的身形。想必深夜跳伞者是个女人。


 


上司小姐拿起第六个苹果的手,在跳伞者无限靠近神使办公室的巨大透明玻璃时,忽的悬在半空中。托比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只是觉得有一瞬间,她和那人的鼻尖已经近到即将贴在一起。上司小姐的苹果“哐当”一声滚落,下垂的右手很自然地砸在了托比的电脑键盘上。


 


紧身衣小姐却偏偏在此时改变了降落方向,在夜幕中从窗边擦身而过,下降成一个难以辨别的渺小身影。等托比回过神来时,他最后编写的程序已经开始运行。而那原本写下的编号34356,被棕发天神那偶然的一砸,硬生生地砸成了34356555555。


 


职场有风险,入职需谨慎。托比在意大利办公室工作第一天悟出的道理是,相比于在背后给你穿小鞋的上司,在面前直截了当捅你一刀的上司要可怕得多。


 


而这超过五位数的人类代码,想必是指向了一个位于其他国家的可怜虫。


 


9个小时之后,他们看到了这件事的直接后果。


 


管理美国的天神利奥,暴跳如雷地控诉了托比。因为他在工作上的失误,美国纽约一位名叫Nathan Ingram的中年男人,被直接送往了来世。按照原本的计划,Nathan Ingram是三个月之后利奥才会处理的代码,即使是死亡,也应该等到那个时候。


 


任何以非正常状态从世界上消失的人类,多多少少都会波及到与其相关的人。这位冤屈的中年男人消失的那一瞬间,与他关系最密切之人的人生轨迹也就此改变。


 


利奥的对话框再一次在托比眼前的屏幕上跳动,他无奈地点击开来,除了一大片自带咆哮感的语句之外,还有一张关于人生的预测曲线图。托比扫了一眼硕大的标题,那是一个男人的名字——Harold Finch。曲线显示,该名男子会因为这件事的波及,先后经历身体残疾,与所爱之人生离,以及一年后的死亡。相比于原先一路平滑的曲线和幸福美满的结局,这偏差未免大的有些过头了。


 


倘若这位Finch先生因为托比的错误真的在一年后从纽约消失,纽约管理者利奥的业绩也会受到牵连,直接下滑好几个百分点。这位暴脾气的神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眼皮底下。在他带着怒火亲自来意大利“问候”托比之前,托比已经做好了放弃工作,亲自前往人类的世界进行弥补的打算。


 


不过他没有预料到,那位任何时候都从容不迫(懒得动弹)的棕发天神,会在这一关键时间点,主动提出代替他前往人类世界,挽回错误。要知道,把一位即将在一年后死去的人拉回到寿终正寝的轨道上,可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托比还记得中世纪的时候,有许多去往凡间执行任务的天神同事,都差点被当成女巫男巫烧死)。更何况,对于他的这位上司来说,人类不过就是各种大小罪恶的代名词,是屏幕上形形色色的代码,是无足轻重的存在罢了。


 


有那么一瞬间,托比觉得自己可能一直错怪了棕发天神,她或许是心地善良的存在也说不定。


 


在她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办公室之前,小天神托比还有些恋恋不舍地帮她往包里多塞了几个鲜嫩的苹果。


 


他想他会一直记得她离别时温柔的笑脸。即使只一起共事了三天,她在他的心中都会是个敢于承担错误的上司。


 


棕发天神离开的第三天,托比后知后觉地发现,由于近期意大利难民大量涌入,频发暴力事件,导致他手头的任务翻了三倍。


 


在他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之后,他终于意识到,与其说上司是前去执行任务,不如说是脱身甩掉包袱。她一早就知道他们的管辖区域会发生这些。


 


如果现在要用一个词形容托比的上司,他觉得,那大概是……厚颜无耻吧。


 


(TBC)



猫正:

等着发红包啦
没想到在有生之年真的,能看见这一天

「毕竟我们在一起不是因为性别,而是因为相爱。」